快捷搜索:

节度使和藩镇的区别(宋朝如何防止藩镇割据)

藩镇是唐朝中后期建立的军事重镇。但在唐朝后期,一些藩镇的将领仗义执言支持军队,完全被中央控制,导致唐朝灭亡。宋朝在宋太祖建立后,藩镇制度被废除。宋朝为什么要废除藩镇制度?为什么废除藩镇制度是宋朝最大的决策失误?

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安史之乱后,唐朝逐渐形成了藩镇分治的局面,并持续了100多年,导致中央集权严重削弱,是五代分裂的原因。为了加强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控制,宋朝自唐朝开始废除藩镇制度,有效维护了国家统一。似乎缓冲区制度有害无益,肯定会导致分裂。

然而,古人并不这么看。北宋灭亡后,岳飞吸取历史教训,告诉张,国家首都在汴梁,以河北为屏障。如果朝廷在河北布置了一个缓冲区来守卫它,那么靖康的金兵就无法进军并到达汴梁。由于北宋废除了藩镇,所有的军队都聚集在都城附近,所以南方的游牧民族没有受到太大的抵抗,两次进攻都只在汴梁附近被宋军封锁。

南宋末年,文天祥也持类似观点,认为宋军的衰弱与藩镇的废除有关。他说:“这个王朝惩治了五季之乱,消灭了藩镇。虽然一度足以纠正大尾巴的弊端,但国家还是很弱小。所以敌人到了一个州,就在一个州破了,甚至在一个县破了,就在一个县残废了。”

宋朝为什么要废除藩镇制度?

据103010年,宋太祖与赵普商议,认为五代战争与藩镇制度密切相关。因此,他下令解除缓冲区的兵权,并没收其租金和税收。如果边境有警察,中央政府会直接派兵进行征服。战争解决后,士兵们将返回朝鲜住宿和防守,将军们将恢复他们的道路。

当时北方的李宜兴和灵武的冯都迁移到了内地,不能再继承城镇。因此,朝廷与西夏交战时,陕西的军队和粮草并不是从当地带走的,而是朝廷统一调配的,导致士兵疲惫不堪,粮草运输又长又难,军队机动性很差。

宋朝废除藩镇的初衷,是将军权和财政税收带回中央统一指挥。所谓“兵是皇帝的兵,郡里不能有”。也就是说,宋太祖和赵普的逻辑是这样的:国家像人的身体,中心是大脑,各县是兄弟姐妹。为了让兄弟姐妹接受大脑的指挥,他们必须沮丧,失去力量,这有矫枉过正的嫌疑。

如果手脚无力,即使不能和大脑对抗,大脑又怎么能指挥它们呢?中央牢牢抓住了军队和税收,地方政府既没有军队,也没有钱和粮食,一切都要依靠中央,失去了自卫的能力。尤其是在边境地区,他们无法抵抗入侵,只能等待朝廷的援军到来。因此,在与西夏、辽金的对抗中,宋朝军队显得软弱无能。宋太祖、赵普废除藩镇,初衷是为了避免地方分裂,但也矫枉过正,使地方无力回天。

image.png

在宋真宗时期,废除缓冲区后的弊端逐渐显现。自宋太祖平定江南后,全国统一,江河诸县

对内,藩镇制度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但主要造成了三个不好的后果:城防年久失修,城防不牢。在中央帝国军到来之前,当地的劣质品牌部队没有能力坚守城池;人员不够齐全,天下精锐士兵都汇集在都城周边,当地军械库经常空无一人。军纪松散,士兵缺乏训练,对将领不熟悉。

这些后果在北宋末年就显露出来了。宋江只带了三十多个人,就能走遍各州各县,一路奔波往返山东,如入无人之境。方腊起义几个月后,攻占了魏镇东南的几十个县市。当地军队对他无能为力,直到中央政府派兵剿灭他们。

对外而言,取消缓冲区制度后,危害会更大。全国重兵都聚集在汴梁,与元昊交战时,不得不频繁出兵。随着中国的趋势,他们无法对抗一方的党项人,反而浪费金钱,浪费人力,最终只能得到和谈。至于河北的防守,就更差了。当河北的金兵快速推进到黄河时,他们感到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们忍不住笑了:“南朝没有人。如果我带着12000人守河,我能过河吗?”

因此,取消藩镇是宋朝军队战斗力低下的重要原因。边疆没有兵,没有粮,一切都要靠中央政府,中央政府也就失去了单独对抗内部叛乱或外敌入侵的能力。宋朝废除藩镇是矫枉过正,纠正了五代割据政权的“浪费”,却超越了唐朝藩镇制度的“积极”。

唐朝初年,魏徵建议唐太宗不要广泛建立宗室,以免中央权威分裂。结果,武则天专权的时候,唐朝宗室根本没有能力与之抗衡。汉高祖和唐太宗的后代几乎被屠杀。唯一与之对抗的是的儿子李。当然,李记不是唐朝的宗室。他的真名是徐,但他只是姓李。

玄宗时期,为了扩张疆域,设置了十个中国节日,形成了固定的军事区域,赋予地方政府充分的军事和财政权力。于是,陇右使葛韩曙破吐蕃,收复河西九曲之地。安西高马德仙芝平定小不点,远征中亚。王忠嗣歼灭后突厥地区,安禄山在做杨帆的时候也震慑了契丹、Xi、卫诗、和珅等政权。

由于玄宗后期行政管理的艰险,中央政府逐渐失去了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形成了外重内轻的局面。朝中大臣李、杨经常与安禄山为敌,最终导致安史之乱。然而,在安史之乱中,藩镇制度也发挥了积极作用。

  除了河北的范阳、平卢、河东藩镇之外,其他藩镇并未随着安禄山作乱。所以若非哥舒翰兵败潼关,安史的部队将被各大节度使包围在河南与河北之中。义军领袖颜真卿正打算切断叛军在两河间的联系,而河东节度使李光弼也打算进攻范阳,覆其老巢。然而潼关一败,便使战局全部扭转,内乱时间被迫延长了。

  安史之乱的最终平定也离不开藩镇的力量,河南节度使张巡坚守睢阳,抵御叛军进入江淮的步伐;唐军先后组织十节度使收复两京,郭子仪、仆固怀恩、李光弼等都立下汗马功劳。

  唐朝因控制不住反叛的藩镇而陷入内乱,也幸赖忠诚的藩镇而重新统一。后来河北三镇不奉朝命,德宗屡次出征未果,但一当王武俊等改听朝命,叛乱者便立即被诛灭;唐宪宗时,也因王承宗归国,田弘正禀命,才得以实现中兴。

  唐末,黄巢与秦宗权的义军遍布大江南北,从广州一直游击到长安,唐僖宗逃亡蜀地,大唐之所以没有亡国,还得依靠藩镇的维持。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宣武节度使朱温、感化军节度使时溥就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唐之所以亡,在于藩镇失控;唐之所以没有立即灭亡,由依赖于藩镇间的扶持。

  藩镇对于唐朝来说,有利亦有弊。弊端表现在只要中央弱势,就有会部分藩镇取霸一方,不听号令;而利益表现为藩镇对外可以抗击强敌,开疆拓土,对内可以镇压叛乱,羽翼中央。所以,只要有一个强大的中央坐镇,就应大胆放权,发挥出藩镇的力量来。

image.png

  然而宋朝的统治者却对藩镇采取了全盘否定的态度,他们将五代纷乱归结为藩镇制度本身,没有意识到五代是徒有藩镇、没有中央的结果。所以宋朝人矫枉过正,世界未解之谜,建立起了只有中央、没有藩镇的新制度。就好比一个人为了避免抓狂,不得不捆住自己的手脚。他虽然不再自残,却也如同废人一般。

  在唐朝末年,幽州节度使刘仁恭可以肆意欺辱契丹人,使其十余年不敢犯塞;后梁时契丹向朱温进贡方物,请求称臣;而后唐庄宗可以在南北两线作战的时候,抽出兵马来奔援幽州,大破契丹军。

  后来,契丹趁中原内乱,才得以废立后晋,他们俘虏少帝时,不敢久留中原,匆忙的撤兵了,这是顾及到四周藩镇国家的缘故;后周柴世宗大举讨伐契丹,势如破竹,收复了三关之地。然而,自从北宋建立后,为什么倾尽中国之力也无法收复幽云十六州呢?这是因为桥枉过正,废除藩镇制度,导致军事力量积弱的结果。

  北宋把精锐部队全部收归京畿,强干弱枝,军队的主要作用是保卫都城,而不是对外征战。高粱河之战前,宋朝军队才刚刚灭亡北汉,便下令进攻辽国。那时后援都要从京畿抽调,粮草和武器也是由汴梁调往,可见宋朝在边关地带的后援很乏力。越往北推进,补给线会被拉得越长。当进抵高粱河时,宋军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辽国人拥有骑兵优势,坚守城池,以逸待劳,能及时驰援是获胜的主要原因;而宋国预备兵力不足,部队疲困交加则是主要败因——归根起来就是没有边境藩镇的后援,一切皆仰仗中央,拉长补给线的恶果。

  所以说,废除藩镇是矫枉过正的做法,它大大地削弱了宋朝军队对外作战的能力,也使各州府的守备能力下降,宋朝的人民被解除了武装,完全依赖朝廷的援救。当敌人来临时,不是弃城而逃,便是任人宰割。完全废除藩镇制度,正是宋朝军队积弱的病因之所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