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疆最神秘的十大未解之谜

新疆是中国事件最神秘的省份,大部分地方人迹罕至。许多谜团正在这里酝酿,这让新疆这个神奇的地方越来越神奇,越来越吸引人。边肖发明新疆十大未解之谜,可能会引起你的兴趣。也许你能揭开谜团!

神秘的死亡之谜

为了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其中,悲剧故事层出不穷,罗布泊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有人称罗布泊为亚洲大陆上的“魔鬼三角”,古丝绸之路从这里经过,古往今来许多鬼魂在这里游荡,到处都是骷髅。东晋高僧法显西游取经此地时,曾写道:“沙河恶鬼多,遇热空气者死,非完人也……”。很多人在离春天不远的地方渴死,不可思议的事情时有发生。

太阳墓葬

1979年,新疆考古研究院组织了楼兰考古队,开始对楼兰古城古道进行调查考察。在通往楼兰路的孔雀河下游,考古学家发现了3800年前“楼兰王国”的神秘墓葬。

这座坟墓是以牺牲大量树木为代价建造的。当你进入它时,你可以看到由七层胡杨桩包围的同心圆组,直径超过30厘米。远远望去,整个墓地就像一个古老沧桑的太阳,镶嵌在戈壁滩上。因此,人们称之为“太阳墓”。

罗布泊大耳朵

就在人们争论罗布泊未解之谜的时候,动荡的浪潮一次又一次地升起。在NASA地球资源卫星1972年7月拍摄的罗布泊照片中,罗布泊其实长得很像一只耳朵,包括耳轮、耳洞甚至耳垂。这个地球的耳朵是怎么形成的?有人认为这主要是20世纪50年代末天山南坡洪水造成的。洪水流入湖盆时,经过沙漠,被大量泥沙包裹,冲击溶解原有干涸的湖盆,按照水流前进方向形成水下凸出的环形条带。

楼兰王国

楼兰是中国西部的一个古老的小国,楼兰市是首都(遗址在中国新疆罗布泊西北岸)。西南与且末、京珏、解蜜、韩愈相连,北至车市,西北至焉耆,东至白龙堆、敦煌,是丝绸之路的要冲。

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沿着塔里木河向东,到达孔雀河下游,寻找罗布泊。3月27日,斯文赫定完成了对罗布泊西部的考察,开始了他的归程。这时,他和他的维吾尔族向导阿布杜尔木易和阿尔德克发现了一把铲子留在营地里进行调查。当他们回到营地寻找时,他们遇到了风暴,迷失了方向,但他们不小心闯入了一座古城。在他们面前,有墙,有街道,有房子,甚至有烽火台。

干尸

这两具木乃伊是上世纪初日本探险家大谷光瑞从吐鲁番阿斯塔纳墓地盗走的部分文物,被旅顺博物馆收藏。修复工作由吉林省考古专家利用计算机3D技术进行,历时20天。

从复原图来看,男木乃伊生前看起来很优雅。他是一个45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的胡子、头发、睫毛和眉毛都在那里。他的胡子显然是修过的,非常整齐;女木乃伊是一个丰满的成年女性,鼻子小,嘴巴小,牙齿小,眼睑长,是典型的丹凤眼。

喀纳斯湖水怪

“喀纳斯”在蒙古语中是“峡谷中的湖”的意思。喀纳斯湖海拔1374米,南北长24公里,平均

宽约1.9公里,湖水最深188.5米,面积45.73平方公里。自然景观保护区总面积为5588平方公里。

喀纳斯湖四周雪峰耸峙,绿坡墨林,艳花彩蝶,湖光山色,美不胜收。这里是我国唯一的南西伯利亚区系动植物分布区,生长有西伯利亚区系的落叶松、红松、云杉、冷杉等珍贵树种和众多的桦树林、已知有83科298属798种。有兽类39种,鸟类117种,两栖爬行类动物4种,湖中鱼类7种,昆虫类300多种。

岩画之谜

在比较早期的考古文化中,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分布在天山、阿尔泰山、阿尔金山和昆仑山中的岩画,它们大多是古代游牧民族文化的遗存。新疆遗存的岩画有刻画和彩绘两类,主要见于高山牧场、中低山区,以及牧民们转场的牧道上。部分河谷地带也有发现。这些岩画大部分凿刻在黑砂岩、花岗岩和板岩的岩面上,岩面大多朝东向阳,岩画采用粗线条的阴刻。彩绘岩画主要见于洞穴中,大多用一种储石色的矿物作原料,朱红彩、或黑、白色彩。

石球、石人之谜

在新疆广阔的草原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屹立着的一尊尊石雕人像。这些石人都是用整块岩石凿雕而成的。从外形看,它们大都是全身像,头部、脸型、身躯都雕得生动逼真。

如今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境内阿尔卡特草原上发现的阿尔卡特石人,就是用一整块白沙岩石雕凿成的。它头部雕凿出一个宽圆的脸庞,一双突起的细长眼睛和高高的颧骨,上唇有两撇八字胡须。身上雕凿出翻领大袷袢,腰部束一根宽腰带,右手拿一只杯盏举至胸前,左手扶一把垂挂在腰部的长剑。双脚刻凿出一双皮靴。

麦田圈古巨石堆建筑

被认为是“神秘现象”的麦田圈是指由于不明原因所致的各种有规律的巨形图案,因主要在麦田中出现,故称“麦田圈”。自从80年代开始,己经有不少麦田圈被发现过,目前世界各地发现各种“麦田圈”现象有2000余次,其图案有单一的圆,或者是由圆圈组成的连环,或者是其他几何图形和线条的组合,如哑铃状、新月状、车轮状等,在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地都曾有出现。

而在我国新疆,近年来也有类似“麦田圈”的图形被发现的记载。遍及新疆各地、外蒙古、俄罗斯及欧洲等广阔地域的塞人石堆墓形与世界“麦田圈”之谜存在极其密切的关系。石堆墓通常被认为是距今2500年左右的塞人遗存,由巨大的石块石板垒砌而成,规模宏大,在新疆阿尔泰山脉一带及中亚哈萨克斯坦等国均有发现,令人难以置信但不可忽视的是,在天文学家统计的1989年所发现的麦圈图形中,几乎涵盖了包括青河石堆墓在内的所有具有现代工业文明特色的墓葬图形。

尼雅古城

本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尼雅河畔发现了一座古城遗址,并从这里挖掘出封存了千年的各种珍贵文物达十二箱之多。当这些文物被带回英国时,使西方学者大为震惊,这就是被称其为东方“庞培城”的尼雅遗址。

东汉时期,名将班超为抗击匈奴稳定西域,曾带随从驻扎西域数十年。他利用杰出的政治、军事、外交才能联合当时的西域三十六国抗击匈奴的侵略,威镇西域数十年,留下了“投笔从戎”的千古佳话。

新疆这块土地上发生过许许多多离奇的事情,而这些离奇现象在令人们迷惑不解之时,也增加了人们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