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忠臣(十大忠臣)

明代郑氏父子和郑氏家族在海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在臣服明朝还是清朝的问题上,父子俩分歧很大。拒绝向清朝投降的郑成功被认为是明朝的忠臣。是这样吗?

相信没有人会否认郑成功是中国的奇人,是明末的大英雄。但是,说郑成功是明朝的忠臣是绝对有失偏颇的。

在人们的心目中,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曾多次上书劝说郑成功效仿,但郑成功始终坚持原则,没有向清人屈膝。以此,公认郑成功是明朝的忠臣良将。

其实这样不好!

郑成功拒绝定居是出于另一个目的。

比如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九月,清廷以李咏政权为重点,为了避免两线作战,采取了向郑成功申诉的政策。

郑成功认为他的父亲郑芝龙是清廷手中的人质。同时,为了争取时间补充兵力、军械和粮食开支,以及训练和休整部队,他同意与清廷进行和谈。

清廷开出的代价是:如果郑成功愿意“屈服”,他将“允赦之罪,授官”。

由于出价太低,郑成功赶走了清廷派来的使者,立即关上了和谈的大门。

清廷还没来得及变脸,今年11月,李定国就杀了定南王孔有德,收复了广西。

清廷只好强忍怒火,陪着笑脸,继续与郑成功讨价还价,并指示郑芝龙派家人南下劝说郑成功接受和谈。

郑成功受到桂林大捷李定国的鼓舞,写道:“今骑虎难下,散军难”。

再过几天,水手就要北上,进入长江,恢复浙江和芷。

清廷也派兵攻打海城,但被郑成功打败。

清廷受此重创,不得不再次放低姿态,继续祈祷。郑之龙被封为同安侯,被封为海城公,并承诺将福建沿海地区的一切事务移交给海城公。

郑成功上书谴责清廷错误发动战争,进攻我国中左翼领土。他说他当时集结了几十万军队,短时间内是不会解散的。他要求清方划出三省作为自己的边境地区,这样“山海无盗毛之虞,清朝无望南之忧”。

郑成功还指出,清军必须撤出张泉、龙岩、惠安、仙游等地,并让自己在这些地方收缴100万元,这样才有和谈的可能。

今年11月,李定国在衡阳又取得了震惊世界的伟大胜利。令人震惊和费解的清政府不得不向让步,同意放弃全、张、回、朝四家,允许屯兵加薪,并真封为海城公,赐靖海将军印。

郑成功听了,很高兴,胃口也更大了。又分兵至府、兴、泉、张四州,收粮饷,备船粮,又说自己兵马众多。也许三省的领土不够种植,他请求清廷同意效仿朝鲜和朝鲜独立建国。

注意,“效仿朝鲜和朝鲜独立建国”的代价一下子就出卖了郑成功所有的私心和野心。

李咏七年(顺治十年,公元1653年)二月,李定国领兵从广西合县出发,占领梧州等沿途战略要地,三月初正式入粤。

在广东,李定国继续发扬每战必胜的勇猛作风。3月14日,开建、德清被俘,3月26日,肇庆被围

久而久之,李定国坐不住了,再次上书催促郑成功出兵。信上说:“如果你还能感受到大王的深情厚意,对你父亲被敌人扣押的恨,就应该以广州为战场,扬帆南下,收集长城的一半,成为中国工业的核心力量。否则,在中兴成功的那一天,盛极,郧台,传了几千年,却没有国号叶在里面,那么岂不是辜负了已故皇帝的特殊宠爱?因为我们怎么能说你适应了时代的发展?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做出应有的贡献,快点说,拍好照片。”

为什么郑成功拒绝出兵?

事实上,这不能怪郑成功。都怪李定国的邀请来得不是时候。

郑成功现在正与清廷进行和谈。此外,他在和谈中获得了巨额利润。他利用和谈的机会,为傅、邢、权、张筹集了数百万粮饷。而且,和朝鲜、朝鲜一样,他有望建立一个以金、夏为基础的国家,成为自己的主人。

因此,李定国虽能以复兴大明为己任,但国号,未必愿意做朱的大臣。

据《台湾外纪》记载,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正月,郑成功在海城县与周全斌相遇,他要求采取恢复侵略的策略。周全斌回答:“按照现在的大势,诸侯主要想勤政,必须先经过广西,到达贵州,与孙可望、李定国会师,连接两广势力,以极大的力量离开江西,直接从洞庭夺取江南。这是最好的政策。怎么奈金圣桓和李成栋都被灭了,广州被清军占领了,两广到贵州的路根本行不通,所以这个上策就作废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坚守岛屿,从上拒舟山,从北阻敌,从下守南澳,从南阻侵。努力管理海上贸易,筹集足够的资金

粮饷。再举兵攻占漳、泉二州,以该二州为基业。陆路由汀郡而进,水路从福、兴而入,则整个福建都在掌中了。”

  郑成功赞说:“此诚妙论!”

  周全斌的原意是,您若志在勤王,就应该发兵打通广西,与孙可望、李定国会师,然而连兵北进。只是金声桓、李成栋已败亡,东西联络不易,当前只能尽力经营闽海地区罢了。

  郑成功赞成周全斌之论,是指金声桓、李成栋已经不在,那就用不着费功夫与孙可望、李定国联合了,专心经营闽海地区。

  所以,和当年何腾蛟一样,郑成功心中所想的,只是踞闽海之地,自雄一方就行了。

  甚至,他比何腾蛟的野心还大,他不单单只想割据一方,还想自建一国,象高丽、朝鲜那样,成为独立行使主权的国家。

  当初,他狮子大开口,向清廷索要四府之地以筹百万之粮,认为清廷不会同意,可是,清廷却是同意的。

  现在,他要求仿高丽、朝鲜例建国,又焉知清廷不会同意?

  所以,他在巴巴的等着清廷的回音,不想因为发兵相助郝、李二人而破坏了和谈。

  所以,郑成功之所以见死不救,是不想因为此事影响自己和清廷的和谈。

  李定国发动的第一次广东战役也因为郑成功的失约最终以失败收场。

  永历八年(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二月,李定国再次请求郑成功合兵进击广东。在取得郑成功同意后,从广西柳州领兵数万,配备了大象和铳炮,再次杀入广东。

  大军开拔前,李定国再发一信给郑成功,征求郑成功明确会师具体日期和会师地点。

  然而,郑成功又一次放了李定国的鸽子,导致李定国拟定的新会战役迟迟不能奏捷。

  盖其原因,郑成功还是在忙着和清廷使者议和。他既怕自己与李定国共谋之事被清廷知晓,坏了和议,也担心自己和清廷和议的消息走漏入李定国的耳朵,根本不予接待李定国派来的信使,而将之扣押稽留于厦门。

  李定国久等不到郑成功的回音,只好一面指挥人员从高州地区筹集粮饷和作战物资,一面再派使者赴厦门催促郑成功出兵,要求郑成功告知准确师期,以便发起决战。

  这信发出后一个多月,郑成功总算写了一封回信让一个名叫李景的信使带来,信中称自己已派部将随张名振北上江、浙,同时也答应遣水、陆师入粤攻潮、惠二州,但对具体出师日期避而不谈。

  郑成功的暧昧态度,让李定国大为不满。

  心潮激荡的李定国忍不住抱病起床,奋笔疾书,写信切责和催促郑成功。

image.png

  这封信发出,直到八月,郑成功的使者才姗姗出现,未解之谜,带来的回信仍旧模棱两可、含糊其辞。

  李定国又急又气,只好强支病体,给郑成功写了一封长信,在信中给郑成功全面分析战局态势。

  这封信发出后,李定国还是不放心,又补写了一篇短笺,内容为:“圣上处境艰危,非语言可以描述,圣上写给我的敕文中满是凄怆悲凉的字眼,我读了犹如万箭攒心。从五月到现在,我一心等待贵爵的答复。贵爵若真的不能来,请明确见示,好让我另外安排舟师,另图进取机会。切勿犹犹豫豫、摇摆不定,以致使大事被耽搁。要知道,十月十五日以后,属于我们的战机已经彻底丧失了。”

  尽管李定国在这篇短笺中已着重强调:“十月望后恐无济于机宜矣”,但郑成功还是有意无意地拖过了李定国信中指定的十月望前(十五日以前)师期,到十月十九日才遣师南下。当然,郑成功本人并未亲自出马,而是“委左军辅明侯林察为水陆总督,提调军中一切机宜;委右军闽安侯周瑞为水师统领”,率兵数万、战舰百只,“克日南征”。

  这,分明是一种虚以委蛇的态度,其不愿与李定国合兵、只沉溺于自踞一方的不臣之心也就彰显无遗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